資本為什么偏愛投粉面!

分類欄目:石占小吃培訓 > 石占觀點 >

餐飲老板內參

最近,粉面圈“炸了”,你看懂了嗎?
 
一、資本都開始吃面
 
近日,粉面賽道融資頻繁刷出新記錄。
 
先是6月底,五爺拌面高調官宣融資3個億;緊接著,霸蠻宣布已完成億元人民幣B+輪和C輪融資;7月8日,和府撈面宣布完成近8億元E輪融資。
 
其實,粉面賽道的融資火爆,早在今年4月就被點燃了。
 
紅杉資本給到馬記永10個億估值的TS。此時的馬記永只有15家門店。陳香貴、張拉拉兩個蘭州拉面品牌也融資不只一輪。這個消息在餐飲圈、資本圈引起軒然大波。不少投資人爭先打卡馬記永,更有人直言感嘆“真的沒看懂”。
 
一面是資本的哄搶,另一面,是各個品牌紛紛入局,想在這條賽道上分一杯羹。
 
去年,海底撈子品牌“十八汆”以跌破眼球的價格,強勢進入面條市場,此外,還有成都2.99元一碗的“撈派有面兒”、鄭州10元一碗的“佰麩私房面”、西安“ 新秦派面館”等。這些品牌都圍繞中式快餐中的粉面品類找突破,主打性價比、標準化出品,走的是“區域+特色面食+低價”的模式。
 
張勇甚至在采訪中直言:“從24歲創辦海底撈到現在,我的心還沒死,我還想折騰”。除了火鍋之外,張勇稱,他想開個面館嘗試。“投資20萬-30萬元,失敗了又怎么樣呢?”
 
看來,搏一搏,單車變摩托。粉面賽道“樸實無華”的基因里,蘊藏著巨大的商業潛能。

 
二、厚積薄發的國民主食,為何有如此吸引力?
 
作為一條傳統賽道,粉面在國內擁有大量的粉絲基數。然而,這條波瀾不驚的賽道,卻在今年頻頻爆出“大事兒”,這是為啥?
 
1、先天有群眾基礎
 
據國盛證券研報,從餐飲行業整體店鋪數量規???,2020年我國營業中門店數量靠前的品類分別是快餐(269.8萬家)、茶飲咖啡(54.9萬家)、小吃(49.3萬家)、火鍋(47.1萬家)、燒烤(45.5萬家)、粉面(37.2萬家)。
 
粉面作為一個“國民品類”,群眾基礎大,南北差異小,且在很長的時間內都處于“有品類無品牌”的狀態,具有很大的空間。
 
2、供應鏈的定制化成熟
 
目前在整個餐飲市場,西餐、火鍋的標準化程度最高。米面供應鏈也是隨著火鍋的供應鏈發展起來的。面食快餐領域是比較容易標準化,決定了品牌容易做規?;?,這也正是資本前仆后繼進入的重要因素。
 
標準化是一方面,供應鏈難以做出定制化的創意,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品牌的發展。當供應鏈水平達到瓶頸期,品類必將陷入“中等規模陷阱”,也就是說,店開越多可能越不賺錢。
 
在這種狀態下,頭部品牌的積極拉動,以及后端供應鏈“定制化、多樣化”的反哺,必然會共同促進品類迎來破局。
 
多家粉面企業公布的融資用處也印證了上述說法,比如五爺拌面,A輪所融資金將被用于強化供應鏈體系并打造自有工廠;再如霸蠻湖南米粉,宣稱所融資金將主要用于數字化建設、研發投入和供應鏈建設方面;和府撈面表示本輪融資將主要用于深入布局全產業鏈體系。
 
霸蠻聯合創始人宋碩在接受內參君采訪時坦言:霸蠻的供應鏈模式是聯合研發模式,結合市場動向,從源頭把握產品的供應和安全。這樣做,一方面,餐飲和零售的供應原材料能夠集成,形成更大的規模效應降低生產成本;另一方面,可以更快地根據市場動向,小批量嘗試和研發新口味,讓供應鏈更加“柔性”。
 
果真是,得供應鏈者得天下。
 
3、商業模式創新:涌入商場、開拓零售
 
正因為粉面是個古老的生意,這也讓它的創新更為容易。
 
在選址上,新品牌們涌入商場。從和府撈面、霸蠻、遇見小面開始,占領商場打出品牌勢能,是這些品牌的創新打法。隨后阿香米線等品牌,以加盟模式快速進入一線城市商圈。
 
馬記永創始人洪磊表示,新品牌就是新場景、優質產品和品牌力結合而成的。路邊小吃再好吃,也無法和商場餐廳形成競爭關系。他強調考慮市場時一定不要忽略消費場景,這次融資的拉面品牌也確實是在消費場景升級上做對了些事情。
 
模式上的另一大創新,就是做零售。
 
霸蠻的零售業務就相當亮眼:去年疫情期間,實現半成品速食米粉全渠道銷售增長300%的奇跡。隨后提出“無界餐飲”的概念,強調到店和到家的結合,餐飲和零售的結合,以及線上和線下的結合。
 
在商場、零售等渠道率先開疆拓土的品牌,就形成了先入優勢。
 
4、創始團隊“連鎖基因”成背書
 
梳理這輪融資熱潮中,各家粉面頭部品牌的創始人,身份有個普遍規律——跨界和連鎖。
 
比如和府創始團隊進入餐飲領域之前從事 3C 消費品等領域,對數字化能力和企業流程管理的重視高于許多傳統行業的創業者;
 
馬記永創始人最早從事廚具生產與銷售,并投資過其它餐飲品牌。工商信息顯示,洪磊還擔任上海覓優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監事,旗下“饃都”是一個西北食品為主打的連鎖品牌。
 
陳香貴創始人姜培軍也在這一品牌之前,創業過火鍋、酸菜魚等項目,旗下某酸菜魚品牌曾在上海開出12家門店。
 
遇見小面創始團隊均為華南理工大學的畢業生,宋奇更是香港科技大學的碩士,都曾有過麥肯等頭部餐飲連鎖的經驗;五爺拌面、霸蠻創始人也都是“高才生”出身……
 
梳理后可見,這些品牌的創始團隊,不僅帶有“跨界”的基因,更重要的是,有著運營連鎖企業的背景和經歷,嚴格來說,也屬于餐飲“老兵”了。一位投資人告訴內參君,作為勞動密集型的傳統行業,需要在發展中時刻掌控組織管理和擴張速度之間的平衡,因此,這輪融資熱,很明顯有一個“穩”的特點。
 
“更理性,更穩,更看重創始團隊的連鎖經驗。”
 
這屆跨界者的另一個特征就是,擅長“高舉高打”的作戰模式。和府撈面創始人李學林就提到,傳統餐飲企業往往是打游擊戰,日子好過了才開始建設根據地,而和府從一開始就是“系統作戰”。在創業初就布局了供應鏈,如今發力在全產業招募人才等種種舉措,都透露出了李學林的前瞻思維與野心。
 
5、品牌化運營成創新突破口
 
以往對于消費者來說,對于面的認知是產品、地域,比如蘭州拉面、武漢熱干面等。而提到漢堡,你會想到麥當勞,提到咖啡,會想到星巴克。在粉面類賽道,品牌基因尚弱。這也是新入局者首要攻破之處。
 
商場店是塑造品牌的最佳途徑,消費者到店內消費時就形成了很強的體驗感。做零售又是另一種做品牌的方式,霸蠻創始人曾提到“零售快消的米粉實際上是一個很好的marketing的方式,在店面開到消費者所以地之前,消費者就可以通過零售產品認知到湖南霸蠻米粉品牌。”
 
和府撈面也建立了全新的消費者品牌認知。和府撈面品牌的創新之處在于場景營銷,開創了“書房里撈面”的營業模式。對一線城市的打工人來說,推崇慢餐飲理念的和府撈面也就成為一個不錯的選擇。2021年,和府撈面將這種場景延伸到了小酒館賽道,還開出“和府小面小酒”。
 
這些新品牌們,也正在爭先攻占細分領域的品牌地位,比如遇見小面在小面賽道,霸蠻在米粉賽道已經形成了一定的認知度。
 
三、37.2萬家粉面店,下一個競爭點在哪里?
 
石占小吃培訓認為,頭部品牌拿下融資,是品牌和品類的雙重保護。“賽道就那么大,誰先拿到錢,就意味著誰更有發言權。另外,消費者的注意力是分散的,只記得住每個品類里的2-3家。在這種競爭環境下,資本的入局也會加劇馬太效應,強者更強,弱者淘汰。”在他看來,粉面賽道“潛伏”多年,到了一個合適的爆發期。
 
從目前粉面賽道瘋狂的“融資熱”來看,一些品牌的融資已經超出常規的PE估值邏輯,一方面是資本競爭內卷的結果,另一方面,也是對品牌未來發展前景的“透支”??傮w來說,多個黑馬品牌“跑馬圈地”,對行業和品類是很大的促進作用。但是,“路遙知馬力”,終局需要交給時間,看誰能真正跑出來。
 
至少當下,粉面賽道的創新者們目前仍在區域作戰:和府撈面在一線市場,遇見小面在廣深一帶,霸蠻在華北地區,五爺拌面在東北。這一年左右,這些品牌紛紛從大本營打向各地市場,至于能否遍地開花,尚需觀望。
 
餐飲老板內參創始人秦朝認為,餐飲競爭級別大體分三個階段,一是產品、二是經營、三是品牌。
 
隨著供應鏈的成熟和標準化,粉面等品類,從產品維度來說不再具備很強的壁壘,理論上“誰都能做”;其次從經營維度來看,創造利潤是最重要的,做一家現金流很好的健康公司,這個是保證抗風險持續發展的前提;最后是品牌維度,這點是決定能否穿越重重周期的最核心競爭力。簡單來說,中餐品類豐富,但真正能持久的品牌不多,甚至很多品類還沒有代表品牌,所以各個品類都熱切“呼喚”品類英雄出現。